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泥絮

泥絮

 
 
 

日志

 
 

镜像8---小时候写的诗  

2009-03-23 16:14: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2月10日  周日  晴

俺妈扭伤的腰还没好,乔师傅回家过年也没回来,这几天都是在东边的家伺候两老人过的。室内外甚脏污,老乔之过,加之听俺爸说他好吃懒做,遂生辞退之念。

初三过后鞭炮终于停歇了,于是宁静降临。阳光灿烂,日影暗移,假日的节奏是悠长的,此时的心情也静下了工作、静下了是是非非、得失毁誉,时光便也有了假日的从容和安祥。

和尧尧等着去打球的时间到来,闲散中到了楼上。久不居住,处处尘生,原本转成一圈摆放的沙发也被分开来,罩了布,沿墙闲放。各种封面的书,衣着光鲜或者暗淡地堆满了一壁书橱,在没有网络和电脑的时代,它们或师或友地支持或者温暖着我们的生活。装修这所房子的时候,为了省钱,甚至划玻璃、贴地砖等许多活都是自己动手做的啊,当时苦也苦过,累也累过,也高兴过。回头想时,让人百感交集,所有的一切,不管好坏,都是我们对生活的一点一滴的理想,也不由对父母和甚至包括尧尧在内的家人心生感恩。现在许多地板砖起壳了,可也懒得修补,走在上面,会踩得过去的时光复活般地吱吱作响。

在一排书中,发现一个笔记本,这是什么?抽出来看原来是很久以前写的诗,并且写了大半个笔记本!它太久了以致于我早已忘记了它。记得很小时写过一阵诗并散发在不同的报刊,现在知道写诗是件多么无聊和可笑的事,可在当时隐约记得那些发表的诗,的确曾让我在同学间有些小名气。原本也存着这些报刊的,后来厌恶了写诗于是就都扔了,前年办公室搬家时,竟然发现一张90年的《南京日报》,副刊上有我的一首诗《编钟》:“你回旋溢漾,鼓舞出且喜且悲的三月春阳。窈窕的宫女姗姗如清明新栁,贵胄如云醉眼微饧。云散风行,都老去了堆积成高高的皇陵。       给你一段沉寂,悬垂起你高高低低大大小小的荣光和历历旧事,镌进青竹埋入二十四史。     伫立到此刻,你似乎无话可说,满腹心事,作龙行虎走的文字爬满周身,然后等一苍劲木槌七情六欲的抚触,慢慢醒来,以失传的辉煌 将过去和今天吟唱“。

这显然是后来写的了,因为笔记本里记下的那些时间,大都是在连云港读书期间,关于风花雪月的无病呻吟,现在读来,哑然失笑之余,也多少叫我回想起那时。有一首叫《信》的,是这样写的:“今天的早晨/我没想到/有一个勤快的邮差/叫着我的姓名。/他交给我一封/印着小花的信/我没想到/它寄自一个遥远的小城。/小城远到千山万水/我没想到/信上的邮票/依然那么漂亮齐整。/信封的嘴忠实地紧闭/我没想到/那封信讲到爱情。”呵呵,纯粹胡扯,那时,我和zy已经散了,更不记得收到过这么一封信,并且讲到爱情。呵呵。有一首叫《为R事所》。什么是R事?看了内容,更是暧昧,它是某个人还是某件事?这个代号在当时可能是极其清楚的,而且相信不管过了多久都不会忘记。可笑的是,那时的我绝不会想到若干年后,有这样一个懒散的假日的中午,偶然翻到它,竟然前尘隔海,成了一段秘密。是啊,没有多少人多少事能够伴随和承载我们一生。合上它,啪踏一声,二十多年就过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2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