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泥絮

泥絮

 
 
 

日志

 
 

镜像16---美人迟暮  

2009-03-23 16:23: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7月9日  周三  上海晴,听说家里下雨

上海办事。诸事顺利。

每次到上海,心情都复杂。以前不甚喜欢它,现在虽然不喜欢却羡慕了,那种对富贵的卑贱的羡慕。它交融各种文化,聚集和积累了无穷的财富和机会、人才。见了家里过来的、原本混不下去的几个人,逃荒似地奔到上海竟然也能混大了;停车时,看到一对母女,老的开一本田,小的开一宝马跑车。比比我们的日子,唉。

另外在心里想呢,禾园里的侄女大约这时正在喂狗的吧?呵呵。

一直以为,周庄才是我的“最爱”,这下可好,现在开始迷恋纸醉金迷的上海了,明天就要去周庄了,移情别恋的我将如何面对她?

2008年7月11日  周五  苏州晴,家里下雨

早判定周庄白天不能看,所以昨天晚上住进了它。趁一晚一早走遍了它每条小巷,但仍无法逃避它的白天,心下凄然。于是记下让自己都觉得幼稚可笑的文字:美人迟暮

红巾翠袖的苏州,绣鞋温软地踏过码头的石阶。铺在石阶上的夜色凉嗖嗖的,象穿过竹林的风。纱灯在船头迷离地照着,她坐在水上,持一柄团扇,就这么一摇,不等我们,就在明清的夜风里走了。再回来时,已是面目全非。爱恋从此破碎,我们的相思持久而痛苦。

周庄是苏州最小的女儿,她生长的时候,苏州红妆新上,她就在苏州富丽的怀抱里搔首学样,妖娆地学尽了苏州的万种风情。但她现在也老了,美人迟暮。青色小瓦虽然仍紧身地穿着、双桥夜凉如水,隐约地起伏着当年的绮艳,但已都不再是当年的蓼蓝绸了啊;白墙是无数次漂洗之后的冰绡,斑迹点点。那时的夜晚,风过夜窗,雨昏红壁,恹恹地懒脱镜妆,或者红烛高悬,围牌中富贵流转。在周庄的“逸飞之家”里,终于读到了陈逸飞的一些原作。《黄金岁月》本是写上海旧事的,可周庄凭之借尸还魂,周庄说那就是当年的她呀。开得门来,当年锦心绣口,是怎样轻启朱唇的呢?吴侬软语吹气如兰。但现在,她老了,白天会看到她苍桑的荆钗布裙、听到的她的叫卖。周庄爱惜自己,于是她说,白天别来。

晚上,周庄累了,关闭了所有的门窗,就闭上眼睛,也不再说话,我也以为她其实并不想说话。这是一个朴素和纯粹的睡眠,这个睡眠丝毫没有宽衣解带的绮丽。她仍然躺在水上的,这是她的习惯,她让水慢慢地流过,这让她回想起母亲的怀抱。周庄,睡吧睡吧。

早上起来时,已是六点,我小心又细致地走完了每条小巷,周庄却仍在沉睡,我觉得她是不想醒来。有一个很老的“阿婆”,挎一个不大的篮子,里面有几根黄瓜、几根青葱,我以为她是早买菜的,其实,她是卖菜的。这让我吃惊而庆幸:周庄在一些细节里,还是那个精致的周庄啊。在一座石桥下,有一簇白花灿烂地开着,很想把那花摘一朵下来,但没有,我知道一采下它它就活不了了。

   九点左右,游人们蜂拥而至,周庄就醒了。周庄已不再是那个娇惯使性的女儿了,甚至也不再是那个掌管钥匙的当家媳妇,她老了,尽管还美丽着,但美人迟暮,左右不了自己的命运。有眼泪想流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322)| 评论(2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