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泥絮

泥絮

 
 
 

日志

 
 

镜像19---白日梦和夜里梦各一篇  

2009-03-23 16:27: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9月23日 周二 阴 有雨 

今天政协常委会,难得的自在。先是视察,视察内容是农业生产,与已无关,高高挂起。上车闭目养神;下车看风看景。这样的轻闲就难免走神,开始还走得在谱,后来竟是云里雾里。

因为是下乡,所以自然想到村部建设的事(看看!正自在呢却又想到工作上的事,讨贱吧!唉,毕竟是受罪的命),我党在农村的基层组织,没钱没人,许多村连个村部也没有,哪怕支部开会也就是爷弟几个蹲树底下。可怜又危险啊。

想到钱,就想起以前在我等穷鬼们的手机上流行的一则笑话,说“等我有钱了,喝豆浆吃油条,想放红糖放红糖,想放白糖放白糖......。等我有钱了,买两个手机,一个打一个接。”等我有钱了?接着又想起唐多令说用3000万买房子的事来。3000万啊!如果我有3000万,我会怎么样?

如果我有3000万,立马下车,老子不干了!累也累过,罪也受过;从做小开始,媳妇也做得有些年头了。以前还知道是为谁干活的,到现在却越来越糊涂了。既然现在有钱了,我得想想要做什么---毕竟还从来没有过这么多钱呢,得好好算计算计。

有钱了,睡觉!放心地睡吧,没什么可上心的了,老爷子老娘,花大钱请最高级的护理,一下请它十个八个的,分工要细,早看目前的这个不顺眼,但也不好意思辞了,降职使用吧,反正钱多了不用也闹心。连孩子也不用上学了,回家吧,3000万我花1000万也就差不多了,其余都给他,随他折腾去。我曾经在那则笑话后加了一句,叫“等我有钱了,买两辆宝马跑车,在F1赛道上开,开一辆拉一辆”,呵呵。那就给张雪再买台车吧,目前这台,虽然出身寒门,身单力薄,可也为她尽力尽力了,又是她爱过的,不弃不离,等它离岗退养了再让新车上岗吧。于是,想睡一天睡一天,想睡两天睡两天。

老睡了也不行吧?毕竟人“生也有涯”呀,苏轼怕白天不够玩的,把本来属于睡觉的时间都挪用了,去“秉烛夜游”呢。对,不睡了,玩去!先去看看那些早想见的朋友们,周栋、邓岗、徐永生、朱艳文、张优山、侯勋等等吧,那些我一直想念的人,还了心愿。早说去钓鱼的,一直没捞到;下围棋,这东西搁下十几年了;跳舞,早看本地舞厅不顺眼了,去黑池!其它平时玩的,还玩吧?篮球羽毛球游泳画画五的?唉,其实这些也并不是我最喜欢的,玩它们只是一种对世界的对立态度罢了,其实不是一种健康的态度,不过是想证明别人能玩得好我也得能罢了,我有钱了,哪还有对手?看看书吧,是的,这下有足够的资格读书了。于是,青灯古卷、梅花纸张,不为知识、不为积累、不为学习、不为指导实践,什么都不为,只是安详宁静地把自己安放下来,“闲坐小窗读周易,不知春去几多时”。对,还得弄点儿吃的穿的?算了吧,本来对吃穿不讲究,现在有钱了就讲究起来,也太暴发户了吧?那就免了吧,呵呵。

可我真能这样闲着?不会吧,依我的贱命,注定不会这样的。捐个官,不管多大,可必须是个地方主官。那好,把书本放下,把长袍换成中山装,当个官去吧。对上,咱家不多想了,有些规则俺还是要遵守滴,毕竟3000万,唔不是,更少,是1000万也买不成多大的官儿。对下,那“我的地盘我做主”了!首先立一套既官本位又兼善天下的吏治。当官没钱没体面,谁还跟你干?那好,寇准不是要当宰相吗?当吧当吧,但你的生日party我不批,你呀,都叫你当了政府首长了,你的觉悟怎么连个奶妈也不如呢?其次,要立一个既求效率又求公平的社会发展指导思想。不发展肯定死路一条,人也好、地方也好,强大才能生存。可很早的某年某月某日下乡,看到那个风雨里蹲在某政府大院门口的可怜的人,我知道他有可恨之处,可门卫你总得至少给他找个避风雨的地方吧?第三,正正民风吧。公安,把那两个把车横在马路中间闲扯淡的司机给我揍一顿,把车给我砸喽,这种二级杆子我看了就烦。“矫枉必须过正”。

清平世界、朗朗乾坤。

不成功也没事,现在一切都不同了,不成功也不会成仁的了,呵呵,咱有钱呀,回家去,有吃有喝的。

现在是晚上,雨打在天窗上,回想白天车里的走神并且记下。好在白日梦更容易醒,明天早上起来,洗脸穿衣,那才是真正的一天。

 

2008年10月7日 周二 晴

下午去几个私营企业看它们的党建情况,有些感触。

党组织建设在许多私营企业里是被排斥的,业主们要么无所谓、要么对立。不久前我开非公企业党组织负责人的会,而且是和大型国有企业结队联建党组织的会,是有利于它们的事情,竟也有好几个企业连会也不想参加。不过,人家也真有牛皮吹,有一个业主,根据它税额情况判断,他一年的利润所得,就会近一个亿,难怪他们不把其它的放在眼里。如果他们是短视倒也罢了,但有些业主,是害怕工会、党、团等组织的出现,这样看来,如果是阶级矛盾萌芽的表现,那问题可就大了啊。现在才知道非公企业党建工作的困难,这次下去,我给L说,“放下架子吧,不会有人来迎的”。呵呵,不仅如此,因为并不受欢迎,我感觉是做地下工作的。给L开玩笑说,这项工作叫你来做,还不如找个卖保险的更合适。这样看来,我们真必须要努力工作了,不以自己角色小而失匹夫之责。

可能和这多少有些关系吧,晚上做了些很焦虑的梦,梦虽然在表面上看,与这些无关,可仔细分析起来,不是偶然的。没有或者记不起任何原因,我要与一个新型恶霸,好象是决斗吧,擂台的那种,会有许多人观看。于是,它涉及我和身体和荣誉。似乎虽然对这场决斗没有必胜的把握,但多少有些底----一半是决斗一半是道义上的底气。在梦里,我甚至回忆和计划了一些格斗技巧,比如那些年轻时学习过的一招致胜的技巧。后来,过程记得不是太清楚了,隐约记得好象技巧和道义都起到了一定作用,把那个恶霸请来的和我干架的人体面地赢了。然而,不知怎么回事,第二场又来了。这次我发现对方不止一人,而是三人,好象他们分别展示了射箭和徒手格斗的水平,而这些水平是非常骇人的,我有可能死伤在对方的拳下---而且是充满痛苦地。这让我非常恐惧---梦里的那种彻骨的恐惧!我醒了,醒来时想,幸亏是个梦。

其实,新的企业文化、经营方略以及逐步健全的劳动保护下,加之业主整体素质和人文精神的提高,并不是所有业主都是为富不仁的,他们甚至为社会和经济的发展作出规律性的贡献。我几乎不认识什么象样的私营业主,这些只是我的想像。只是常读那个唐多令的博,我常想,这个唐多令可能就是这样新型业主的其中之一。但仍有些比如山西煤窑主等另一种相反的群体。哎呀,什么呀,不想了,这些事也不是我能想透的。

但是醒了,就睡不着了,2点钟这时,上网看电影。就半睡半醒地交替地看或睡,结果看也没看好,睡也没睡好,倒是做了个很轻松的梦。梦见乘着滑板(其实应该是车,但因为没有车的形状,所以姑且描述为滑板)从一中的门口出来(那么久了,竟然还在梦里回到一中的家的环境),后面还有一个人。前面很黑,但心里知道前面那就是护城河,拐弯儿时有些失控,我看到有一双手抱着我的腰,看起来是似曾相识的一双手。后面的人因为失控,轻轻叫了一声,我被叫醒了,其实是电影里的人的叫声。半醒来时,竟然回过头问后面的人“嗯?”

关于时事和工作、关于自己,这样的焦虑状态已是我最近的常态了,所以觉得身心都很疲倦,甚至觉得虚弱,很替自己担心。希望能尽快让自己放松下来、好起来。

醒了,无事,记下。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2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