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泥絮

泥絮

 
 
 

日志

 
 

镜像22---关于听歌的几篇日记  

2009-03-23 16:30: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A、2008年11月21日   周五   多云

今天参加全市“XXXX”和“XXXX”表彰会,借这个机会请XX主任几位给他们汇报XXXX的事。我没怎么听会,中间跑去看一个机关合唱队的排练。人家那领唱的唱得真好!男的女的唱得都好!心里有些羡慕,又有些痒痒的,呵呵,虽然现在对这早没了兴趣,而且咱自家的水平差得老鼻子了。

B、2006年7月29日 星期六  阴,雨  
       本想出去玩的,因为办公室有事没处理,处理完手头的事儿,却又下雨,就没出去,行尸走肉的一天,心里觉得怪内疚的,觉得浪费光阴样儿的。歪在沙发上看电视,从头到尾换了几遍台,全是些超女之类的唱歌比赛,歌不好唱得也不行;再要么就是国产影视、韩剧什么的,虽然有的还能看,却没什么意思。于是就有一搭没一搭地看戏曲台,渐渐地却看了进去.
       对戏曲了解不多,所见所闻的一点点,也只限于京剧和昆曲。对它的最初印象,就是小时候家里墙上贴着的一幅《穆桂英挂帅》的剧照。我现在还常常和家人说起它,一个眉眼变形和夸张的女人,凤冠霞披,插着两支长长的稚鸡翎。那时我不知道这是谁,有着什么样的故事,更看不出她是多么的美丽,反而觉得她的样子不像是个人而是个妖怪。尤其是在父母都不在家的晚上,见它在昏黄的白炽灯下,闪亮亮的,有种呼之欲出的面目睁眝。我总是那么害怕,常常是把头蒙到被子里地躲着它,手里还要拉着灯绳。于是,也就养成了睡觉时手里拿样东西的习惯,并将这种习惯延续到之后的很长时间,甚至现在,呵呵。

 然而,她们却是那么的美丽啊。舞台上旦角的脸,艳若桃花,她的眉毛一直长上去,长到水光的鬓间;眼角也随着眉毛挑上去,于是眼光就有了不尽的流波;水袖收回来,会有葱玉的手隐约着,……。甚至京剧中所有的东西都是美丽的。衣饰华丽,流光溢彩;举手投足,无论是柔美还是刚阳,都仪式般的规整。还有它的唱词,从才子佳人樱红的唇里吐出来,字字叽珠地落在你的回味里。据我所知,京剧的情节,也都是程式化的,所有故事的所有因果都大同小异,而且,大部分剧目也是固定的,经过反复的表演,情节尽人皆知,于是,情节中那些起承转合、那些小小的阴谋和悬念,都不那么重要了,它们像捉迷藏中的孩子,可爱地、自以为得意地躲在我们已知的地方。所以,在京剧中,我们所要的欢乐,并不是等待和猜测结局,而是反复地在它的故事里沉迷。

 同时,我们知道,这些美丽是不真实的,那些鲜艳的脸是画的、那些富贵是纸醉金迷、那些完美的结局只是我们的愿望,都是我们这个现实世界里所没有的。尤其是那些象我一样对戏曲了解不多的人,调转电视频道的中间,看到的只是支离的某一幕,于是它游离于我们的生活经验之外,于是某一句道白和歌唱,也都因此更加具有梦呓的意味。
      但这些美丽是我们所喜爱的,它美丽到一种理想和梦境,置身其中,让人生出一种幻想的暧昧,让人酒醉般的恍惚和倦慵。甚至,直到关上电视很久了,还能回想起,一个美丽的女人,在三月的天气里,妖媚地唱着:“似水流年,如花美眷”。

C、2006年8月16日  星期三 多云            
       心里很不愉快时,看了中央台的一台宏大的民歌表演。
       表演的民歌,大部分来自最原始状态,有苗族大歌、羌歌,还有许多记不住的民族的民歌,它们象泥土一样的真实和质朴。那些歌手,也都是非专业的,至多是些民间艺人。他们各色各样,相同的一点,就是天然得也象是直接从土地上长出的,诸如玉米、高粱、土豆或者某种我们闻所未闻的花朵,那么未经雕饰的自然、生机勃勃和鲜活。而且,越是类似于这些庄稼、蔬菜或者花朵,越是让我们从心眼里喜爱。
       民歌是最接近于我们生活本质的东西,它从很古远的时候一路走来,我们甚至能沿着它的流传,溯流而上,找到我们最初的生活状态、最古老的欢乐和忧伤,找到我们精神的源头。一对羌族兄弟,在他们的《酒歌》里唱道:人活到三十岁就唱不出了,三岁的鸡叫不出了,四岁的撵山狗跑不动了,山楠花开到三月就凋谢了。它对生命和时光的留恋和感叹,不就是“昔年种栁,依依汉南。而今摇落,凄怆江潭。木犹如此,人何以堪?”吗?还有那些对唱的情歌中,大敢又直接的表白和引诱,其实早在诗经时代,那漫漫黄土弥漫一般的岁月中不就有了的吗?在它的歌声里,一幅画面活生生地展现着:千年之前某一个晴朗的日子,日头高高的,黄土漫漫,四野辽阔,一个憨憨的、可爱的丫头,站在河岸上,向对岸某个骄傲的或者是憨得不明白女孩子的相思的那个心上人唱着:“子惠思我,褰裳涉溱……”,她唱道:你要是喜欢我,那就把衣裳掀起来,淌过溱河过来吧。你要是不喜欢我,难道就没有其它人喜欢我了吗?你这个傻子中的傻子啊!
       有些东西看起来很重要,比如钱、比如锦衣玉食,可它是外在与我们的,与我们的生命的本质无关。而民歌是最美好的东西之一,它包含并表达了我们所有最本质的美德,关于乡土、关于劳动、关于恩情、关于友谊和爱。真羡慕那些歌手们,拥有它们,是多么的幸福的啊。他们可以没坐过宝马、没吃过鲍鱼,可从他们歌唱时,那些对欢乐和忧伤的感动中,让我们知道,他们同样地幸福着。于是,民歌让我们知道,除了荣华富贵之外,还有另一种更为深刻的欢乐存在着。我们可以不会唱、不会画,可以什么都不会,但只要你爱听、爱看、感受着,就足够了。是啊,在不必为衣食忧的情况下,如果还没有对那些美好事物的感受的能力和愿望,那么,这个生命将是毫无色彩、毫无意思的啊。这是我从心眼里不愿意的并且卑视的,与这样的人在一起,味同嚼蜡。
       看着那些美好的人们,听着那些美好的民歌,不由在心里为之感动:多么想做最慈爱的父亲、最真诚的朋友,做最优美和深情的爱人啊。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2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