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泥絮

泥絮

 
 
 

日志

 
 

老茶馆  

2012-10-06 23:44: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10月5日  周五  多云

假期质量并不好。一直等待的结果,未必就是你能等来的。你要理解,也要笑笑接受吧,好吗?

去了临涣。

从高速下来后,经淮北到睢溪再到临涣镇,换101和202两条省道,50多公里,一路糟糕透了。无论是淮北还是睢溪,道路都极其拥挤。在假日期间这是正常、也是可以接受的,但让人忍无可忍的是,都有交警在大街当中逮大货车罚款,使本来拥挤的道路变得更加拥堵。当地为政,由此或可见一斑。

101和202都是省道,但路况甚至连我们的村道都不如。所经全程,要么早已彻底损坏,要么正在新铺,车子时速最多也就20多。从损坏的状况上分析,主要原因非常明显。而新铺的路段上,全长大约三十多公里,各种设备加在一起竟然不到十台!

到镇子上时,快到12点。镇子的几条主要街道,到是人气很旺,面街几乎全是商舖,买卖些看起来土洋结合的东西。而边上的巷子里,则大部分是些老屋,摇摇欲坠。

也是在博客朋友们那里知道临涣的。主要是因为这个镇上,保留着十多家老茶馆,吸引着许多喜欢摄影的朋友们。

 

老茶馆 - 泥絮 - 泥絮

 

 

 

在镇子上仅仅停留了两个小时,期间,不断有摄影师们三三两两或者三五成群,长枪短炮地过来,尧尧拍了一张他们比较集体的合影。呵呵。有一帮人,给了喝茶的老头一包烟或者什么的,然后把他整过来整过去地模特,一会儿给他弄把茶壶,指挥他这么喝那么喝,一会儿叫他大口抽烟然后大口吐,再一会儿叫他笑,说是今年丰收了,高兴,得把牙笑出来等等的,我看得不亦乐乎。当然,他们这么折腾,倒底对不对,其实我也不知道。

老茶馆 - 泥絮 - 泥絮

  

 

 

 

而我,一如平日的过日子习惯,不惊动任何人,只是走走看看,游行在其间。

老茶馆 - 泥絮 - 泥絮

 

 

老茶馆 - 泥絮 - 泥絮

 

 

 

这个镇,属淮北市睢溪县,是一个很大的镇子,据说,是安徽全省最大的。照片中电动车后视镜里,那个茶馆的伙计正在忙活,很窄的街道上横七竖八地停放着各种车辆。在这个镇上、不,是整个淮北,你可以随意停车的,而在这个镇上,不仅如此,你还可以随意扔垃圾,更不用说吐痰。一切都很自由的,自由得让你不自在。

鸟笼里养的是八哥,会说人话,比如,“喝茶”、“恭喜发财”,最搞笑的一句是:“卖豆腐”。

这时,是午间2点左右,著名的茶馆里已经有人开始打麻将了。

老茶馆 - 泥絮 - 泥絮

 

 

 

 

临涣的老茶馆除了一两家稍大些,其余全是这样的。

老茶馆 - 泥絮 - 泥絮

 

 

我们吃完饭赶到茶馆时,是1点左右,那时还没有多少茶客。早来的一两位,脱了鞋,蜷曲在茶桌边打盹或者索性睡着了。

老茶馆 - 泥絮 - 泥絮

 

 

 

 

镇上比较大的那间茶馆,叫怡心茶楼。据说,是上了中央电视台的。

老茶馆 - 泥絮 - 泥絮

 

 

 

 

烧茶的茶炉,的确是老式的。如果这位大嫂早生个几十年,估计正围着它转而不是给它拍照片了。

老茶馆 - 泥絮 - 泥絮
 

 

老茶馆 - 泥絮 - 泥絮

 

 

 

 

墙上挂的,全是茶馆和茶客们的照片。这类表现我民族传统和人文的照片我们太常见了,通常是光膀子、光脚丫等等,以显得豪气、乡土之类的;抽烟袋、满脸皱纹但非常乐观,笑得露牙等等----一整天泡在茶馆里喝茶抽烟打麻将,不乐观才怪。这和俄罗斯或者英国人干活时狗一样脏,干活后换了西装去听音乐会,其实都是一回事儿,传统而已。

老茶馆 - 泥絮 - 泥絮

 

 

 

 

 

年轻人正用它的手机全神贯注地拍我。我们就互相拍。

这次,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茶馆有太多的人,说是因为是下午,所以每个茶馆里都没什么太多的人,所以,也没多少场景好看和拍照片,于是我们只好自己拍自己。呵呵。

老茶馆 - 泥絮 - 泥絮

 

 

 

 

民以食为天,这位大嫂拍照片也不忘记买两块烧饼随手带着。 

老茶馆 - 泥絮 - 泥絮

 

 

 

 

 

我估计每把茶壶都代表一位固定的茶客吧?

老茶馆 - 泥絮 - 泥絮

 

 

 

 

在这间怡心茶楼里,见到最多的,就是这位伙计。他还将出现在我的镜头里。

老茶馆 - 泥絮 - 泥絮
 

 

老茶馆 - 泥絮 - 泥絮

 

 

 

 

这位大嫂已经转到另外一间茶馆了。这间茶馆和其它大多数一样,是家庭式的。

老茶馆 - 泥絮 - 泥絮

 

 

 

 

茶馆保留着传统的供水方式。它让我想起小时候,水车、水塔等公共取水处都使用的自行车里带做的水管,甚至,后来的自来水龙头上也用。

老茶馆 - 泥絮 - 泥絮

 

 

 

 

他们的茶,通常是用茶梗而不是茶叶。虽然味道不一定像宣传和传说的那么好,不过,茶汤的颜色倒是怪好看的。

茶客们,就像喜欢跳闲舞的人们一样,是相对固定的,他们大部分时间在茶馆里,上班一样的。边喝茶,边打牌。

老茶馆 - 泥絮 - 泥絮

 

 

 

 

我观察了这位老人很久,他通常是把手,就这么很有内容地轻放在他的茶壶上,不自觉地传达了他对茶、茶壶的喜爱和亲近,传达了他对这种生活状态的认可、满足和依恋。

老茶馆 - 泥絮 - 泥絮

 

 

 

 

这几位女士,4、5个人,穿着和本镇茶客明显不同,但很熟练和很自然地使用这里的喝茶方式,用一种浅浅的、看起来不很干净的黑碗喝茶,细细地吃瓜子和花生,并把壳随手丢到地上。只是她们更加安静从容,轻轻地说自己的话,像茶水里的茶叶,置身在别人的世界、但同时也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人的一生呀,其实一直都在修炼。

她们看样子像是从城市里过来、但非常熟悉这里的生活的姐妹。或者她们本就是从这个镇子上走出去的。若干年后,在这个假日,重又回来。这又不由让我想到,多么好!

老茶馆 - 泥絮 - 泥絮

 

 

 

 

走累了,坐下来歇会儿。

老茶馆 - 泥絮 - 泥絮

 

 

 

 

在另一条小巷的几家茶馆的后面,有一家铁匠舖。

老茶馆 - 泥絮 - 泥絮

 

 

 

不远处,有一家理发店。在这里,又见到了许久不曾再见的物事----如果没有它,我估计再也不会想起,曾经的这一切。

老茶馆 - 泥絮 - 泥絮

 

 

 

 

 

日影渐长,一切都显得慢条斯理。街口有人家在放鞭炮,人们聚着看;有人骑车快跑、有人蹲在门口百无聊赖地消磨时光;茶馆门口,游客们还在喝茶拉呱,那几位女士带来的孩子,就画了格子在玩跳房子的游戏。这情景,很让人走神儿,仿佛她们是从我们的童年,直接走过来的,让我们忘记了还有一段回家的路要走。

老茶馆 - 泥絮 - 泥絮

 

 

 

 

 

 

 

 

 

 

 

  评论这张
 
阅读(1078)| 评论(36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